借疫情搞“内部优化”,瓜子优信玩的这是哪一出?

分类:资讯 作者:唐富强

1984 0 2020-3-1 21:22

2月的最后2天,国内两大二手车行业巨头瓜子二手车与优信二手车,近乎在同一时间公布了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之策。


1583068907(1).jpg



2月28日,瓜子二手车的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发布了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暂定调整涉及2020年2月和3月份,在其期间集团VP层M6及以上全序列降薪50%;集团总监层P9M4、P10M5全序列降薪40%;集团岗位:P序列、M序列降薪30%,补偿假期13天。


一天之后,优信二手车也发布内部信,称部分员工需从3月1日起停工待岗,在此期间,优信二手车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员工的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的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以二手车行业为例,由于疫情防控政策,消费者主动出门的意愿大幅降低,线下门店开业受阻;而汽车作为生活中的大件消费品,只通过非接触式的线上看车与云试车就想要让用户拍板并掏钱购买,成交难度可想而知。




对于两大二手车厂商宣称集团的各项业务受到影响,谁也不可否认。但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瓜子还是优信,此时此刻宣布降薪或停工待岗,是多少有拿疫情当做挡箭牌,借此机会来实现所谓的“结构优化”的嫌疑。


裁员早在疫情开始前


事实上,早在疫情之前瓜子就已经针对内部进行了“结构优化”。


早在9月,瓜子二手车就开启了裁员模式,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出现大批认证为瓜子的员工发帖,称瓜子裁员范围已经达到50%以上。以至于在今年1月份,部分瓜子二手车员工在瓜子二手车西安店门口拉出“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对待”等多条横幅。


除了裁员,瓜子二手车的线下门店铺设也出现了紧缩。有媒体报道,2019年9月之后,瓜子二手车在广东、江苏、新疆等7个省份、12个城市的严选直卖店面都进行了搬迁,同时直营店面积也大幅缩水且多是瓜子此前布局的重点城市。




与此同时,经由媒体确认,瓜子母公司车好多集团COO雷雁群和执行总裁邓康明都已经证实在1月中旬均已经完成离职,而官方给出的原因也都是常见的“因个人原因”。而雷雁群与邓康明两位高管在瓜子都属于真正的实干派。


经查询,雷雁群,于2013年3月加盟车好多,分管集团营销战略制定、运营管理和围绕交易服务业务的整体规划等工作,包括瓜子二手车的车后市场部门;邓康明此前曾担任阿里首席人力官,在2018年4月加入车好多,负责瓜子二手车的财务共享中心、财务分析部、内部信息化中心、投融资部、福利保障部、法务部和人力资源部等六个核心业务。


乍一看,瓜子二手车似乎岌岌可危,裁员,线下门店收缩,高层出走等负面消息接连不断。但实际上瓜子官方并不这么认为。


1月16日,车好多集团正式宣布2019年Q4实现集团整体盈利,而集团CEO杨浩涌在去年12月份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也透露,“我们账上还有超过50亿元,是非常充裕的。”




从官方的说辞来看,瓜子正处于一个发展良好的势头,而上述的一切糟糕情况,在官方的发言中成为了精细化运营,即主营业务门店优化与人员结构调整。同时,车好多2020年将全面推进精细化运营,将按照市场发展节奏,持续进行优化。


从2个月前的“弹药充足”到如今的“共克时艰”,此番瓜子再度宣布对在职员工进行最低30%的工资下调,很难让外界相信只是因为疫情使然。


停工待岗更像是画饼充饥


与直接宣布降薪的瓜子相比,优信的停工待岗反倒更像是在画饼充饥。优信宣布对部分员工进行停工待岗,并且愿意支付员工最低生活保障金与负担员工的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


按照人社部公布的最新的全国各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按照法律的规定,最低生活保障应为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的80%,换言之这些停工待岗的优信员工每月将得到1200元左右的保障金发放,并且这其中还不包括需要自行扣除的五险一金。显然,这笔钱也真的只能作为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而在优信的内部信中,官方也只透露新规将于3月1日开始推行,具体结束时间并未给出,只表示当公司经营状况转好,就安排归队事宜。按照当前优信本身的情况,优信这一措施更像是给员工画了一张饼,用最低保障金来打发这些潜在的被优化对象。


图源优信二手车官网


根据优信发布2019年Q3财报,公司总营收4.61亿元,净亏损2.67亿元。与此同时,优信在财报中预计,第四季度持续经营产生的调整后亏损将在1.5亿元至1.7亿元。按照官方这一预计以及前两个季度的净亏损数据,优信2019年全年亏损将超过11亿元。


所以,对于优信官方公布的针对部分员工提供最低保障与负责社保和公积金,本身就深陷亏损的优信要长时间推行这一政策,从商业角度来看是不现实的事情。


另外,优信在公布新规之前,其已经对员工的薪资进行了调整。有媒体报道称,从2月15日开始,优信员工在节后疫情期间的薪水就开始了下调,短期降薪等调整,降薪幅度从20%到40%不等,其中员工的公积金也被下调了。也就是说,在给出承诺之前,优信方面已经提前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止损。


押注疫情结束后的市场反弹


在瓜子们看来,他们预判疫情会激发用户线上购车的意愿,同时在疫情结束后私家车的消费需求也会大量释放,而他们此时此刻通过降薪、停岗等手段保留下来的人手,将会为企业的发挥重大作用。对此,我个人认为这一预判或许过于乐观。


首先,车市低迷的发展情况在今年依然会存在。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乘用车销量为2110.7万辆,同比下跌9.2%。再加之2020年整个一季度受到疫情影响,各新车经销商囤积的库存也与二手车一样,无法正常开展销售。




据乘联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上半月各大汽车厂商的品牌4S店的销量出现了同比92%的下滑。这一恐怖的数字意味着,当市场环境恢复正常时,大量囤积的新车必然会与二手车进行一场消费者的争夺战,届时车市会出现一个买方的市场。


不出意外的话,广州市这一新规将会得到全国其他省市的跟进。买新车既有厂商的优惠,还能享受政策补贴,所以在疫情结束之后等待二手车厂商不是一场机遇,而是一场硬战。


其次,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大家也是知晓的,疫情对各行各业都造成了冲击,员工降薪,工资低的情况在短时间内会成为主流情况。最直观的例子我们可以参照2003年的非典,在非典发生以及结束后,消费、餐饮、旅游等第三产业成为了疫情结束后出现V型姿态的消费领域。




购买车辆,哪怕是一辆二手车,在国人的消费理念中,“车与房”属于大物件支出,想要在疫情一结束就出现报复式消费情况,瓜子与优信的预判可能都过于乐观。


在疫情发生之前,瓜子就已经提出了 “精细化运营”;疫情期间二者也都以疫情为由,提出共克时艰并进行了降薪或停工待岗;不知道在疫情结束之后,没有了疫情这一客观存在,瓜子与优信又会想出怎样的“优化”理由呢?


其实,一家企业的实际效益如何,身为员工又如何不知晓呢?当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愿意与企业共进退的员工也会支持公司的开源节流政策,愿意接受降薪或裁员。只要按照规定走完离职补偿,谁又不愿意好聚好散呢?




但是最不济的便是,打着大义的旗号,比如借助疫情来强行压缩企业开支,并美其名曰精细化运营或为过冬储备粮食,可以说是漂亮话说尽,好处占尽。这一做法最终不仅坏了公司在外界的名誉,同时也寒了那些依然在职员工的心。


分类:资讯

文章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文章

登录 注册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账号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