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分类:评测 作者:唐富强

2164 0 2019-11-28 20:38

今年双11期间,手中服役多年的三星手机十分巧合的彻底坏了,在电商平台5699元的价格外加24期无息分期的诱惑下,我换上了自己的第一款苹果手机——iPhone 11,等待5G全面商用的到来。


1.png



经过一周多时间的适应,我基本上习惯了Android与iOS两大不同系统生态所存在的差异,比如每次下载APP多一步的扫脸授权确认...


但是,在这段使用时间中,我不由得想要吐槽iPhone 11存在的2个小细节问题。


首当其冲就是NFC。在此之前,每当公共交通卡余额不足时,我都习惯了使用三星手机NFC功能进行在线充值。而在更换iPhone 11之后的某一天,在我公交卡余额不足时,才第一次发现原来iPhone的NFC并不支持读取。


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这才引发了我对iPhone NFC功能的注意。经过了解,苹果第一次将NFC功能加入iPhone之中是在2014年。


当年9月份苹果推出了其移动支付服务Apple Pay,但是官方一直没有向第三方开放其NFC芯片接口。这就使得iPhone的NFC一直没有存在感。


直到2018年3月,在苹果官方首次Apple Pay加入了支持刷公交、地铁功能之后,这才唤起了国人关于iPhone NFC功能的记忆。但就目前苹果对Apple Pay公家卡功能的态度,发布会keynote中的宣布支持的广州至今依然没有上线。


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那么苹果为什么不对外开放NFC这一便捷功能的权限呢?对此,官方的回应是“苹果公司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惊讶,为其他移动支付服务也就是第三方支付 APP,解锁NFC芯片,最终可能会破坏用户体验。”


简言之,在苹果看来向第三方开放NFC接口,可能会导致用户的隐私安全受到损害。但对于像我这种曾体验过安卓手机NFC功能便捷性的用户而言,具备NFC功能但却不能放开使用,确实是一种不佳的用户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部压力下苹果即将要被迫开放其NFC功能了。


11月16日,德国议会委员会在会议中投票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电子货币基础设施运营商以合理的费用向竞争对手开放NFC访问权限。该法案将在2020年正式生效。


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虽然这项法案没有通过具体规定苹果的名称,但是欧洲地区一直是苹果iPhone的核心市场之一。这意味着,如果苹果想继续在德国销售iPhone,那么就必须得遵守当地的法律。


苹果在德国开了这一先河,那么其他地区必然也会纷纷效仿。据悉,目前澳大利亚的多家银行正联合向苹果申请开放NFC权限。


正所谓“堵不如疏”,相信在外部压力与内部需求的共同作用下,苹果将会重新重视NFC便捷性与安全性这一矛盾的存在,未来全面开放NFC功能也并非是不可能。


除了NFC,在我使用iPhone 11的过程中,截图的使用场景却再度让我感到困惑:截图,作为大家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极高的功能之一,而我竟然在iPhone上无法找到一个类似于安卓“滚动长截屏”的快捷操作,这着实令我感到苦恼。


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与此同时,当我看见“在iPhone上有哪些体验优良的长截图APP?”还能成为某乎的热门话题时,此刻我才明白原来长截图功能缺失是iPhone的“老顽疾”。


而在部门资深果粉同事的教学下,我学会了如何“曲线救国”的在iPhone 11上进行长截图。首先是利用iOS 13系统新增的“长截图”功能。


在iPhone自带的Safari 浏览器中,打开需要截图的网站,然后以正常的「电源键+音量键上」方式截图;再编辑页面选择「整页」之后便可在右边的缩略图截图所需要的地方,最后选择「完成」即可以PDF形式将截图保存到「文件」。


身为安卓党的我换上iPhone后,竟然被这两个功能难到了



如果您想要查看这个截图文件,可以使用 iOS 自带的“图书”应用打开查看。


其次,就是利用一些第三方长截图软件进行操作,不过大多数软件都需要我们在截图时保留重叠区域。


一周多的使用时间确实让我发现了iPhone 11的魅力所在,系统的顺畅、出色的续航以及快捷的Face ID解锁等。


但在我看来,iOS与安卓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安卓更像是一个无微不至的保姆,而iOS则像是一个管家,有条不紊的安排你的生活。不过,管家权力再大最终也是由主人授予的,或许苹果还是可以适当听取一下用户的呼声。


分类:评测

文章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文章

登录 注册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账号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