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华米OV联手打造中国版“谷歌Play商店”,谁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分类:资讯 作者:唐富强

2458 0 2020-2-7 19:57

2月6日,路透社报道称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华为、小米、OPPO与vivo正联手打造一套面向海外开发者的平台,平台全称为Global Developer Service Alliance (全球开发者联盟,简称GDSA),该平台主要是让国外的一些开发者将自己开发的音乐、游戏、视频等软件应用同时上传到这四家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中,以便进行更容易的APP分发与销售。

 

图片1.png

 


另外,报道还指出,该平台最初计划于2020年3月份推出,首批覆盖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俄罗斯、西班牙、泰国、菲律宾和越南等九个国家和地区。


截至发稿前华为、小米、OPPO、vivo对此事均未予以置评,这不由得让外界对于GDSA平台是否能够诞生产生了怀疑。不过,即便本次GDSA最终没有成型,但是类似GDSA这种Plan B计划的平台出现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其对于发力海外市场的国产手机厂商们有着深远的影响。


挑战Google Play


大家都知道,安卓手机拥有“原生安卓”与“开源安卓”之分,国内用户都是使用的个厂商基于谷歌安卓开源部分深度定制而成的系统,而海外安卓手机大部分是搭载的谷歌原生安卓系统。但是随着近两年国产手机厂商纷纷开启了全球范围内的手机市场竞争,谷歌凭借安卓缔造者身份所带来的垄断特性再度被突显出来。


2019年,一直位居国产手机第一的华为因为实体名单事件遭受了谷歌的断供——无法获得谷歌的GMS授权,让华为的海外手机业务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刚发布不久的全球智能手机2019年第四季度报告中,连续多季度保持增长的华为在Q4竟罕见出现了出货量同比下滑7%,而这一局面的造成主要原因就是华为海外业务受到实体清单事件影响严重下滑,抵消了其在国内市场的增长。


谷歌GMS服务之所以能够在海外手机市场形成垄断,其中最主要是因为GMS服务为原生安卓手机用户提供了一个统一的应用平台,用户能够通过Google Play快速下载来自各软件商开发的优质APP,同时这些APP应用在安全性方面也得到了谷歌审核。


所以,在国内都内置自家应用商店的手机厂商,到了海外市场为了迎合用户消费习惯,只有申请谷歌的GMS授权,在自家手机中预装Google Play。


实际上,GDSA平台的出现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基础。2019年8月份,小米、OPPO和vivo三家联合宣布成立“互传联盟”,通过“移动点对点快速传输协议(Mobile Direct Fast Exchange)”传输标准,打破手机品牌壁垒,让三个品牌的手机用户实现了无需第三方应用的手机之间数据传输。

 

 


在这一基础上,只要参与者愿意建立一套通用的应用分发标准,将合作范围由单一的文件互传扩大至应用共同分发。


除此之外,华米OV四巨头的市场影响力则是GDSA这类联盟出现的坚强后盾。全球Top级别的手机厂商,华为、小米、OPPO和vivo均榜上有名,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最新数据, 2019年Q4四大国产手机厂商总共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40.1%份额,近乎半壁江山的市场份额背后,自然意味着庞大的用户基础,而海量的用户数量对于应用开发者拥有天然的吸引力。


各有算计的华米OV


那么,一旦GDSA平台搭建成功,谁又会是最大的受益者呢?不言而喻,最大的受益者当属华米OV这四大国产手机厂商,但是各手机品牌获益却不尽相同。

 

 


华为由于已经遭受了制裁之苦,目前正全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移动生态系统。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多次公开表示华为2020年的首要任务就是全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移动服务生态(HMS),据传华为在2020年将投入30亿美元开发HMS。所以,如果其他的小米、OPPO与vivo愿意站出来与自己共同打造一个拥有控制权的应用分发平台,华为肯定会第一个投出赞同票。


而对于暂未受到谷歌影响的小米OV而言,在有了华为这个前车之鉴以后,他们已然明白无论多深厚的商业合作关系在瞬息万变的国际形势面前,都只能被摧枯拉朽的毁灭,提前准备类似GDSA平台这种可以增加与谷歌谈判筹码的“备胎”是十分有必要的。

 

 


此外,GDSA的出现或许还能给组建者带来不错的利益分成。以谷歌为例,Sensor Tower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Google Play创造了293亿美元的销售额,按照Android Police的最新服务条款,谷歌能够从中获得15%的抽成,简单换算过来也就是近44亿美元的收入。所以,一旦GDSA形成规模,华米OV同样也将从其中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GDSA的外交内困


不过,华米OV组建GDSA同样也存在不小挑战。首当其冲就是落地执行环节,也就是GDSA的日常管理与运转,因为在这一方面行业曾经遇到了相似的情况。2017年,国内的“安卓统一推送联盟”正式成立,该联盟与GDSA一样都是对标的谷歌。在实际管理方面,统一推送联盟最终是由官方出面,即由国家工信部牵头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泰尔终端实验室倡导才完成了组建,而华为、小米、OPPO与vivo均担任联盟的副理事长。

 

 


但即便是由官方出面,统一推送联盟成立2年以来至今仍未能进行顺畅的内部执行,在推送方面具备优势的小米至今也没有接入推必达的统一标准。鉴于此,如何让GDSA进行有效的管理将会成为该平台成立后最先要面对的问题。


除此之外,我们甚至不排除GDSA的组建会受到谷歌方面的大力扼杀,类似应用开发者在Google Play与GDSA两个平台之间做出二选一的糟糕局面也是有可能出现的。从长远来看,GDSA平台的出现对于华米OV未来海外市场的发展是百里无一弊;但是在短期里,GDSA是否能够克服厂商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成功搭建,并且在Google Play注视下形成规模,对此我们将持续关注事件的后续发展。


 

分类:资讯

文章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文章

登录 注册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账号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