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8年是非不断,美团凭什么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分类:资讯 作者:周一

714 0 2018-9-29 18:03

9月20日,美团点评(简称美团)创始人王兴,与两位外卖骑手,共同敲响了港交所的铜锣。

6312.jpg


港交所再度迎来一家高市值的互联网公司。美团开盘价为每股72.9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5%。美团IPO发行价定在每股69港元,扣除相关发行开支后共计募集资金325.6亿港元(约合41.5亿美元)。市值4000亿港币,约510亿美元——按这样的市值,美团将超过小米、京东成为国内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BAT。

相比上市给王兴带来了53亿美元的财富,但美团自2010年成立以来,八年都未盈——过去三年,公司亏损额分别为84.74亿元、62.55亿元、38.26亿元,今年前四个月的亏损额为25.26亿元。那么,是什么支撑了美团500亿美元的市值?这样的市值是否合适?

对此,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在互联网世界里,美团上市给二级市场带来的冲击在于,没有人能够用既有的市值模型,给出最富逻辑的市值,因为美团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都很难找出一家相似的对标公司。且美团的边界发散,有诸多正在成长的新业务,未来故事如何讲述,回报和风险难以预估。”


不想上市的王兴被逼“投降”

在港交所IPO现场,王兴连说了七个感谢:感谢3.4亿用户、470万商户、60万外卖小哥和曾经、现在的投资人、美团所有员工。尤其,他提到特别感谢乔布斯。“如果没有苹果、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美团的今天。”

他和美团的高管们站成一排,这里有创业开始就在他身边的穆荣均、王慧文,也有后来加入的陈少晖、陈旭东、王蒲中——招股书显示,王兴、穆荣均、王慧文分别持有11.44%、2.51%、0.73%的股份。

另外,腾讯持股20.14%,红杉持股11.44%,美团的上市,将给上述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不过,在不同股不同权的制度安排下,公司董事长兼CEO王兴为实际控股股东。

从时间上来看,从提交IPO申请书到正式上市,美团只用了三个月,可谓非常迅速。

今年6月,美团提交赴港IPO申请书;8月23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9月4日,美团更新招股书,增加了截至2018年4月30日的最新数据;9月20日,美团正式挂牌。

其实,对于上市,王兴一直非常抗拒,2017年10月,美团完成40亿美元融资,彼时王兴对外表示:“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在他更多的公开表态里,绝大多数表态也是 “没有时间表” “不重要”“谁先上市,意味着先投降”。

但不想上市的王兴,终究“先投降”了。记者注意到,王兴所有拍照留影中,脸上未见多少笑容表情——这与冲台下竖起大拇指,露出大笑脸的王慧文形成鲜明对比。

那么,王兴为何“投降”呢?有互联网观察人士称,这更多是资本逼迫的结果。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此前,美团经历了7轮融资,获得了总计563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背后有腾讯、今日资本、红杉资本、阿里巴巴等资本大佬,其融资规模是很多上市公司都难望其项背的。

美团营收也在快速增长,数据显示,美团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40亿元、130亿元、33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3.2%、161.2%,三年收入增长超过七倍。截至2018年4月30日,美团点评营收158亿元。

不过美团在强势增收情况下,却连年亏损:2015年到2017年,美团分别亏损105亿、58亿、190亿元。截至2017年,美团累计亏损82亿元。2018年前4个月,美团亏损227.9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82.04亿元,同比亏损扩大近3倍。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美团以其庞大的体量,已经多轮融资,恐难以在一级市场继续融资。因此,进入二级市场或许是美团的必然选择。”9月20日,一家私募基金投资机构负责人就对记者表示,在近三年连亏近百亿元情况下,机构投资人退出压力也越来越大。“公司一轮一轮融资背后,市值水位也越吹越高,但‘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一棒就是上市。”

此外,在易观咨询分析师杨欣看来,美团业务线拉得很长,并且各个业务线的竞争对手都有资金和规模的优势,美团融资储备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会维持太久,后续资金压力应该是美团近期上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回顾王兴十多年创业史,可以发现他是一个对资本态度强硬的创业者。早在校内网时期,千橡老大陈一舟找到他,说如果你们不卖,他就拿钱砸市场,王兴被激怒了,拒绝跟陈一舟谈判,直至被逼至弹尽粮绝时才同意接受陈一舟 200 万美元的收购。

2015年,阿里退出美团,也是创业者与投资方博弈的结果——2015年10月,美团合并大众点评后,大众点评一方多数联合创始人出局,不愿受阿里股东控制的王兴与阿里之间产生了巨大矛盾,最终两者决裂。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2017年6月,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以爆料方式,公开批评马云,与阿里反目成仇。此后,阿里出售了彼时估值10亿美元的美团股权,美团则投入了腾讯怀抱,此后阿里又全资收购饿了么,点燃对美团的战火。

这是王兴对资本一贯的态度:资本很重要,平等和尊重也很重要。


500亿美元市值是否虚高引争议

但问题是,上市后的美团,面临的将不仅是十几个专业投资方,而是数十万的大小投资人,以及资本市场的公开监督,甚至“沽空交易”(做空)风险,那么王兴还能保持自己对资本的态度吗?

现在的王兴,恐怕没有答案。但回顾三个月的上市历程,他肯定有更深的体会——自6月25日在港交所披露美团点评上市申请,美团始终在舆论的旋涡中挣扎,尤其是与美团去年10月完成C轮融资时市传估值才300亿美元(约2340亿港元)相比,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已近翻倍,颇受业内质疑。

最近,就有参加了美团IPO路演的市场人士表示,美团500亿美元估值太贵。“近期,港股上市的内地企业在一级市场获得高市值时常出现。这主要是因为一级市场的交易主要在少数几家机构之间进行,而二级市场是由许多市场参与者共同推动的,这两个市场都有可能出现非理性的情况,不管是高估还是低估。”基岩资本副总裁黄明麒就公开表示,“市场的非理性主要还是市场对‘独角兽’的超高预期引发的。美团500亿美元的市值,的确有点偏高。”

与其他独角兽不同,在互联网行业,美团是一个独特存在,其业务涵盖了团购、外卖、酒店、旅游、出行、零售、金融等各个领域。不过,在几乎所有领域都不是绝对领导者角色,即便在美国互联网市场也基本找不到一个可以对标美团的互联网公司。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美团招股书数据显示,美团餐饮外卖在中国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31.7%增至2017年的56%,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又增至59.1%。相比之下,2017年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其市场份额在43.5%左右。2018年2月,阿里巴巴耗资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饿了么如今市值在100亿美元左右。一位私募基金分析师对记者称,以此对标,美团外卖业务价值100亿-150亿美元是合理的。

在酒旅领域,美团对标携程,携程市值大约为265亿美元,在OTA行业可谓一家独大。而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约109亿元人民币,因此,美团酒旅的市值大约有50亿美元的规模。

打车业务上,美团迟迟没有在北京等城市落地,和处于垄断地位的滴滴也无法抗衡,对标滴滴500亿美元市值,美团打车市值几十亿美元。

至于共享单车业务,摩拜单车业务按照美团的收购价格,是一个价值30亿美元的业务——相反,单车业务给美团带来了巨大负担,仅仅是2018年4月,摩拜净亏损4.8亿元。而在今年前四个月的财务数据中,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20.20亿元,收购摩拜是重要原因之一。

因此,把这几项业务的市值加起来,最多只有350亿美元,和美团500亿美元市值相去甚远。

不过,也有咨询机构表示,美团市值是合理的。我国的生活服务市场空间巨大, 2023年我国生活服务市场整体规模将达到33万亿元,接近2017年水平的一倍。作为构建全服务生活平台的美团,整个成长空间和想象空间比较大,可打的牌也比较多。


与阿里战火一触即发

对美团点评上市后的前景,外界也质疑其能否撑得起高市值。

目前,美团收入来源主要为三部分:分别是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其中,餐饮外卖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4.3%增长至2017年的62%,成为美团主要业务。2017年餐饮外卖收入约为210亿;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约109亿;新业务及其他收入约为20亿。

毫无悬念,在美团的“三驾马车”当中,美团外卖业务是重中之重。有参加路演的市场人士指出,美团团队提出,外卖业务方面,美团将努力保持每单1元的净利润——目前按照单次配送计,美团点评单笔佣金及配送收入7.3元/笔,骑士成本6.3元/笔,预计未来订单量将会达到300亿单,因此将为美团带来近300亿元的净利润。“如果可以达成这个盈利,很多投资人还是会比较认可的。”

该增长数据暂未获得美团方面官方证实。不过,美团2017年全年餐饮外卖的订单量为40亿单,今年前4个月订单量为16亿单,照此估算全年为近50亿单,离300亿单的“小目标”仍有很大的差距。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另外,外卖业务还正在遭遇强力竞争对手的重重逼迫。

为了狙击美团,饿了么在7月初发起“夏季战役”,饿了么CEO王磊称将投入30亿,力争在一年内将市场份额提高到50%,以掌握竞争主动权。饿了么还获得了阿里生态的流量加持,饿了么取代了手淘上的外卖入口,成为默认入口之一,并与优酷、天猫、虾米等阿里系产品打通了会员体系,实现流量、会员数据互通。一直处于上市缄默期的美团则表现得格外低调,并没有跟随饿了么的补贴战。

更大的竞争,将直接来自阿里巴巴。8月23日,就在美团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的当天,阿里巴巴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的同时,宣布将整合饿了么和口碑,成立一家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据悉,该公司目前已经收到来自阿里、软银等投资方约3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如果融资顺利达成,这一新形态超级独角兽的估值会达到250亿美元。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值得注意的是,新公司将由阿里巴巴CEO张勇亲自挂帅,可见对此次整合动作的高度重视。市场普遍认为,阿里此举直接瞄准了美团,口碑要对战大众点评和美团,而饿了么则是出击美团外卖。

实际上,从记者观察来看,阿里系与美团的战火,将远远不止于此。新零售和本地生活服务是阿里的重点战略,且布局广泛。分解来看,口碑、飞猪、饿了么、淘票票,几乎是全业务线地和美团形成了竞争关系,而最近一年来,阿里系的资源调配也明显是往加大投入,调整队伍,全面出击的方向来调整。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阿里与美团战火的点燃,作为美团的大股东,腾讯也不可避免将加入战场。一位餐饮行业资深人士表示,这种重量级的战争,想停下来很困难,因为他们都源源不断产生利润,支撑着他们拿下这场消耗战。


四面树敌,同时开战

不过,对向来将美团对标亚马逊的王兴来说,外卖业务并不足以支撑起他的互联网巨头梦想,哪怕由此四面树敌。

今年初,美团正式向滴滴开火,在南京试运营1年之后,正式在上海等地进入网约车业务。尽管网约车新规对价格补贴有明确的限制,但美团仍坚持烧钱补贴用户和司机,有专业人士计算,美团的单均补贴达到了40元左右,烧出了日订单30万的战果。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彼时,有业内人士称,明眼人都知道王兴进军打车的时机并不太好,因为美团在到家、到店两个核心场景中都处于烧钱状态,虽有30亿美元现金储备,但与有120亿美元储备的滴滴较量,风险很高。王兴看中的无非是高频业务所带来的订单和GMV,IPO计划很可能加剧了这种冲动。

作为反击,滴滴在今年4月也开始试水外卖业务,目前已经进入无锡、南京、泰州、成都、郑州等城市。在当时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滴滴外卖”是程维的反击之举。据滴滴创始人程维向媒体透露,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当天,他还在和王兴吃饭,饭局上只字未提,吃完饭自己看新闻才知道这个事。

随后,双方打起了口水战。滴滴称自己订单量和市场份额抢眼,美团说滴滴数据造假;美团称自己迅速在上海占领了三分之一市场,滴滴直指价格补贴有害市场。

不过,两者上半年的口水战看上去已经偃旗息鼓——上海之后,美团打车没有再开新城,也迟迟没有进入规划中的北京、成都、杭州等地。在今年1月份时,北京注册司机就已经满20万人,如今真正落地服务的只有上海、南京两地。同样,滴滴在外卖领域,也没有掀起多少风浪。

而在美团业务的三驾马车当中,酒旅业务也是必然无法忽视的一部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超过80%的新增酒店预订消费者及约74%的新增其他生活服务消费者是从餐饮外卖及到店这两个核心品类转换而来。

这个领域的对手是携程、飞猪、途牛等。2014年6月,美团成立了酒店事业部开拓酒店业务,2017年4月又将酒旅业务整合在了“美团旅行”旗下,当时就曾公布数据称订单量已经超过去哪儿、直逼携程,引来了业内一片质疑之声。

2017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美团透露,住宿业务已经实现千万级别的盈利。“目前,在经济型酒店方面,我们仍然有绝对优势;在高星酒店方面,我们正在快速追平,缩小差距,按照目前增速,未来将实现反超。”

最新数据显示,酒旅业务仍旧以途牛、携程、飞猪为主要头部企业,TOP 3企业更是在2017年占据了71.8%的市场份额。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团此前已经建立了稳固的高频核心业务,在自带流量的加持下,发展速度确实不可小觑。2012年美团刚切入市场的时候,也是以三四线城市、中低档领域开始,再一步步进行扩张。


观点:美团的未来,在于王兴之手

这些战役胜败如何,很大程度上,将掌握在王兴手中——这与投资人的看法一致,一位投资人就表示,对美团的500亿美元的市值看好,正是基于对王兴的信任,看作为CEO的王兴,是否值得投资。

在互联网创业的圈子里,王兴绝对算得上是一位老兵。对于曾经创办过校内、饭否,但因为种种内外因素未能坚持到最后的王兴来说,将美团带进港交所是他目前最成功的创业项目。

连亏8年,美团拿什么来撑起500亿美元市值?


对于美团,王兴曾为自己定下一个宏伟目标。在2015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他提到美团完全有机会成为一家超过10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

在路演中,王兴对美团做了一个比较清晰的阐述:以Food+Platform(平台)为战略核心,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品类的业务,实现在各品类之间的交叉营销,实现了完整的线上线下闭环。即通过吃来吸引保留用户,高频带低频,延伸至出行、差旅、娱乐、购物等其他品类,覆盖整个消费周期。

上市之后,美团业务路径应该是延续这一思路来做。不过,尽管上市可以帮助美团一次性拿到300多亿港元(相当于40多亿美金),让王兴一夜暴富,但对于一心想把美团打造成一家超过1000亿美元生态帝国的王兴来说,这些钱还远远不够。

作为中国最早的团购网站,美团经历了百团大战、千团大战,与竞争对手拉手网、大众点评等极具潜力的创业公司厮杀,最终在2015年与大众点评握手言和,二者成立的新公司成为互联网O2O领域一座新的“大山”。随后,美团在业务边界的继续拓展与中国互联网巨头开始了正面抗衡,在这些抗衡中,巨大的融资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上市后,随着前几轮投资人的退出,一旦遭遇盈利不佳、资本市场股价震荡,甚至是“破发”情况,王兴将会面临更严峻的考验——据Wind统计,若以在港股上市一个月以内的区间最低价跌破发行价即为“破发”的话,港股近三年平均破发率高达62%,即超过六成的新股在上市一个月内会发生“破发”。

时间退回到2011年7月。彼时阿里入股美团,前阿里副总裁干嘉伟也加盟美团,这一度让美团被归为阿里系。当时,有美团内部人士曾表示,王兴个性很强、野心很大,希望将美团做成不亚于阿里的企业。

王兴曾作出遐想,“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此时的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分类:资讯

文章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发布问题时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倡导网络文明

最新文章

登录 注册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账号登录

第三方账号登录